绿野汽车被曝3月停产至今 拖欠260家供应商货款

2016-07-23 01:00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地处上海、杭州、宁波三大城市圈中心位置的国家级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凭借区位优势重点发展汽车及关键零部件、新能源新材料新兴等产业。不过,开发区内,有一家号称投入巨资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正处于停产状态,厂房内杂草丛生。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到供应商爆料称,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野汽车)今年 3 月忽然停产,拖欠各地 260 多家供应商的货款,至今未能解决。据了解,绿野汽车于去年被和谐汽车(03836,HK)全资子公司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和谐)收购。

  据供应商称,绿野汽车今年 3 月份突然宣布放假 3 个月,其后又将放假延期到 9 月,至于拖欠了这么多家供应商的货款,可能跟其经营不善、投资方注资不到位相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联系绿野汽车所在的浙江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其发函表示,针对绿野汽车停产现状,开发区高度重视,从中做了大量协调工作,并将督促企业加快处置债务。

  供应商货款拖欠至今

  公开信息显示,2015 年 5 月,河南和谐从上虞工业园区公司手中购入了绿野汽车约 65% 的股权。当年 7 月底,河南和谐又陆续收购了部分股权,最终所持绿野汽车股权达到 87.57%。

  根据公告显示,2015 年 12 月,和谐汽车宣布河南和谐将绿野汽车 55% 转让给和谐汽车子公司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和谐富腾)。

  2016 年 1 月 4 日,和谐汽车公告上述交易不会进行,转而由河南和谐与和谐富腾合资成立爱车公司,并由爱车公司收购河南和谐所持绿野汽车全部 87.57% 股份。

  至此,绿野汽车控股方变为爱车公司,但追溯股权结构可看出,河南和谐与和谐汽车实际上间接持有绿野汽车的股权,依然可说是其大股东。

  对于和谐汽车而言,截至目前,这一次收购不仅未带来实际回报,更为紧迫的是,众多供应商已经开始了纷纷"讨债"。

  华建平是供应商集体讨债行动的牵头人,据他介绍,绿野汽车 2014 年就欠了飞越汽车 168 万元。2015 年年底时,他组织了 30 多家供应商开始讨债。

  7 月 18 日,华建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示了一份集体讨债的供应商名单,共有 34 家供应商,总计欠款金额约 5118 万元。其中最大的一笔欠款达到 459 万元,收款方为霸州华硕汽车零配件有限公司。

  华建平透露,河南和谐曾表示"今年 7 月底(与供应商)结束对账,8 月与供应商谈话",并向记者出示了相关文件。记者注意到,时间为 6 月 16 日,落款与公章均为绿野汽车。

  该份文件中还显示,负责对账的单位为浙江舜杰律师事务所,截至 6 月 16 日已有 160 余家供应商前来核对,尚余 100 多家未对账,7 月 31 日对账期结束后将不再对账。在 8 月份进行债务清偿协商后,最终协商意见大概会于 9 月份出具。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根据《公司法》规定,除破产清算有其他法律规定外,一般的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只需根据其出资额度承担有限责任,无需承担其他责任。

  7 月 19 日,记者与舜杰律所金利祥律师与吕慧萍律师取得了联系,其中吕慧萍表示自己只负责部分具体工作,对整体情况不了解,也不方便透露。而金利祥在记者说明来意后随即挂断了电话,再次拨打便无人接听。

  华建平认为,河南和谐收购绿野汽车之前每个供应商就有对账单,现在对账就是在拖时间。对此,接近和谐汽车的知情人士认为,和谐汽车方面认为绿野汽车在被收购前与多家供应商签订的买卖合同有"猫腻",存在采购价格不合理过高的情况,因此决定重新对账。

  供应商们也动用了法律手段,华建平表示飞越汽车去年 10 月份向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起诉了绿野汽车,根据其出示的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 绍虞滨商初字 252 号),绿野汽车需自 2016 年 1 月起至 2016 年 9 月底前向飞越汽车分九期支付货款 1664107 元。

  但绿野汽车并未支付所欠货款,此后飞越汽车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2016 年 2 月,上虞区人民法院又下达了执行裁定书( 浙 0604 执 1080-1 号),而据记者 7 月 12 日见到张贴在绿野汽车大门口的执行裁定书( 绍虞执民字 1080 号)显示,绿野汽车全部动产已被查封。

  但华建平表示,到目前为止,自己依然没有拿到一分钱。据他所知,和他一样起诉的,至少还有十几家供应商。

  停产疑因经营不善

  绿野汽车公司所在地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杭州湾工业园区朝阳二路。7 月 12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现场发现,其入口大门紧闭,除了保安室的两名保安外,已是空无一人。门外马路上,一辆写有绿野汽车字样的巴士孤零零地停放在烈日下。

  从大门往里望去,可看到办公楼、车间与宿舍楼等有序坐落,但均无人生产或居住。数辆电动车停在厂区内,许多地方已是杂草丛生。大门外张贴的告示显示"结合公司目前经营状况,至 2016 年 6 月 15 日起继续放假三个月",落款时间为 5 月 31 日。保安称,放假原因是"没活儿了"。

  保安室一侧的墙上张贴的一张上虞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6 绍虞执民字 1080 号)显示,法院已查封绿野汽车全部动产。

  杭州飞越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越汽车)是绿野汽车的供应商,该公司总经理华建平 7 月 18 日向记者透露,今年 3 月份绿野汽车忽然通知员工放假 3 个月,6 月份又通知放假 3 个月。

  据相关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绿野汽车此前主要生产低速电动车,定位于 A0 级(小型车),单价约 6 万多元,而一般低速电动车均为 A00 级(微型车),价格约为 2 万 ~3 万元。同时绿野汽车也未能拿到国家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这些情况导致公司经营上出现了问题,其 2014 年营业收入约为 1.5 亿元,2015 年在 1 亿元上下。

  不过,华建平认为,停产的原因还包括河南和谐收购后并没有注入流动资金。记者从河南和谐与上虞工业园区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中看到,河南和谐承诺自己或关联公司将向绿野汽车注资 3 亿元。上虞工业园区公司则承诺将给予河南和谐和绿野汽车一定政策支持,同时努力协调出台地方政策,使河南和谐与绿野汽车生产的车辆可在上虞区及绍兴市合法上路。

  接近和谐汽车的知情人士则表示,河南和谐在收购后通过借款给绿野汽车注资 6000 万元,但未见起色。华建平认为,绿野汽车 2014 年经营收入 1.5 亿元,肯定出现了亏损。

  工商资料显示,在河南和谐收购绿野汽车之前,绿野汽车的股权结构为:上虞杭州湾工业园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虞工业园投资公司)占 64.640%,深圳市中科宏易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 14.0884%,浙江嘉利珂钴镍材料有限公司占 12.4317%,金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占 4.1437%,闰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占 4.1437%,上海特思克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占 0.5525%,而大股东上虞工业园投资公司即为隶属于浙江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的国有企业。

  接近和谐汽车的知情人士表示,河南和谐实际上是通过绿野汽车现控股方浙江爱车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车公司)对绿野汽车进行间接注资的,前后投入达到了 4.6 亿元,而政府所承诺的政策支持内容大致为在用地和税收方面,双方于 2015 年已签署相关框架协议,和谐汽车与政府方面并不存在问题。

  和谐汽车并未打算放弃

  至于其未来,接近和谐汽车的知情人士称,尽管当前绿野汽车处境尴尬,但和谐汽车并未打算放弃,未来可能会将其优质资产置入爱车公司,以爱车公司为平台,利用绿野汽车的厂房设备进行代工。

  公开资料显示,和谐汽车于 2012 年 9 月成立,主要经营高端豪华和超豪华汽车品牌,2013 年 6 月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其 2015 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 106.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2%,实现净利润 5.6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5%。

  而和谐汽车此前以汽车销售为主,自 2015 年收购绿野汽车后获得了电动车生产资质,但绿野汽车仅有低速电动车生产资质。而接近和谐汽车知情人士透露,爱车公司已在进行高速电动车的研发,而高速电动车的生产资质和谐汽车可能会通过自主申请和向外购买两种渠道解决。

  和谐汽车此前曾在其年报中表示出对新能源汽车的看好,在该领域也绝非小打小闹。

  据不完全统计,和谐汽车旗下各子公司已招揽了不少汽车行业知名人士:包括数名前宝马副总裁、宝马前中国市场销售总监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戴雷,以及现任爱车公司 CEO、汽车圈内大红人、前沃尔沃高管付强。

  新能源汽车可谓是国内近年来最火热的领域之一,自去年以来新能源汽车销量就一直在持续增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 17 万辆,同比增长 126.9%。

  7 月 20 日,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教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在国内的红火,一是其不排放尾气能促进城市污染治理,二是其作为烧油车的替代品,有利于我国的能源安全,因此政府对其进行了政策上的大力扶持。

  林伯强介绍,政府不光对生产厂家有补贴,对新能源汽车的销售与上路也有优惠政策,例如在许多地方都可以直接购买新能源汽车,无需摇号。因此新能源汽车在与传统汽车行业竞争时,会有价格等方面的优势。

  但尽管市场红火,新能源汽车也存在着不少问题。

  林伯强表示,锂电池技术问题是各生产厂家需要面对的最大技术挑战,此前存在的各式各样的"骗补"行为也对产业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最直接的影响便是要拿到生产资质和上路牌照更难了。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