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7日 炒房潮退去 务工青年奉命回家成婚

2017-04-08 16:02 武汉新闻网 编辑:安民 网友阅读

  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让河北容城县午方北庄村会计韩铁练直面一场业务考验。

雄安新区7日炒房潮退去

  韩铁练从事村务工作超过40年,掌管着村里的公章。最近,一些不太常见的面孔找到他开具证明,从早到晚,络绎不绝:有人结婚多年后想迁入户口,有人出走外地后想要回迁,还有的“夫妻”生活多年却未领证,“比较难办”。

  午方北庄村会计韩铁练正在给村民开具证明。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张家然

  “这一说要拆迁,啥陈年旧事儿都出来了。”韩铁练的妻子汝吉贤有些感慨,她也想把户口迁入当地。这对夫妻2011年5月办理了结婚证,但汝吉贤的户口仍在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城郊村。

  午方北庄村的地位起了些变化。在官方权威报道中,雄安新区被认定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而容城连同雄县、安新及周边部分区域被纳入了雄安新区的规划范围。

  相对于韩铁练家无人问津的四间平房,4月1日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公布当晚,大批来自北京、天津、山东等地的购房者涌入新区,酒店爆满、高速拥堵,外地人挤满了三座小城内多数楼盘。之后几天,由于当地政府严控房产炒作,这些蜂拥而来的购房者无功而返。

  容城县午方北庄村村委会。

  “望房而叹。”安新县官方4月5日曾如此形容失意的外地购房者。

  人走,人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新区设立消息发布后的第一个工作日(4月5日),容城、安新、雄县等地的户籍部门挤满了前来办理户口迁移、落户等业务的当地居民,在民政部门,婚姻登记也呈现扎堆态势。

  在北京打工的当地青年被父母催着回家结婚,也有2016年离婚后仍住在一起的伴侣急匆匆赶来复婚。

  一

  “哎!还是来晚了。”

  李雷,一名自称来自北京的房地产投资者,正在雄县雄州路已被贴上封条的“鑫城”售楼中心门前感慨。

  4月2日,李雷向澎湃新闻抱怨说,4月1日下午7点前后,看到雄安新区获批的消息后,他就马上驾车来到了雄安新区规划范围内的雄县、容城和安新三县,几乎转遍了当地所有的房地产项目,“不管有证没证的项目,昨晚就已全部停售并被当地主管部门贴上封条,房地产中介机构相关业务也被叫停。”

  “全部被冻结,不能交易了。”雄县当地房产中介人员一边介绍着雄县房源情况,一边留下购房者电话准备随时向其通报动态。

  和李雷一样,4月1日晚上,大批来自北京、天津、山东等地购房者涌入新区,占据了三座小城内多数楼盘,导致当地酒店爆满、高速拥堵。

  “当晚十点左右,大波外地车辆从高速口驶入,然后被分流到雄县、容城、安新三个方向。”容城县交警大队警员李科当晚被调派到容城县城南白洋淀大道和三贤路交叉口指挥交通,该路口北进容城县城,南通安新县,东至雄县,西接荣乌高速容城收费站,是雄安新区对外的重要通道,他这样形容当晚的交通状况,并称当晚一直执勤到下半夜。

  同时,雄安新区规划范围内的多家酒店也迅速反应,大幅上调了住宿价格。

  以容城县城南的一家如家快捷酒店为例,4月1日当天一晚的住宿费为309元,而平时同样标准的房间一晚的住宿费为149元。该酒店工作人员称,“4月1日当晚的客人入住情况比较理想。”

  与购房者一样忙碌的还有雄安新区三县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

  雄县县委宣传部办公室科员李亮表示,4月1日晚上,雄县县委、县政府工作了一个晚上,正在查封查处所有售楼的门店,不区分大小产权。各楼盘售楼处也有人蹲守和巡逻,叫停一切售楼行为。

  对于这一国家级新区的设立,官方显然是经过了充分准备。

  4月1日晚上,澎湃新闻从河北省委办公厅获悉,中央宣布设立雄安新区的前一天(3月31日),河北省委、省政府下发《关于成立河北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及临时党委的通知》,新设立的河北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及临时党委属过渡机构,根据河北省委、省政府授权,负责组织领导、统筹协调雄安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全面工作。

  该机构的领导班子也一并确立:主政过天津滨海新区的现任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袁桐利任临时党委书记;曾长期在保定工作的刘宝玲担任临时党委副书记、筹备工作委员会主任。

  二

  “雄县、安新、容城的房产项目现在都冻结无法交易了,但其他县的房产项目是可以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寻找客户。”一名4月2日上午赶到雄县的保定涞源县房地产项目业务员告诉澎湃新闻。

  “当时这几个售楼处全是人,都站到了公路上,我从远处看着,还以为出了车祸呢!”4月6日,负责容城县白洋淀大道环卫工作的李丽琴这样形容4月2日一早的情形。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