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伟哥之父”将被缉拿归国 列追逃名单第5位

2015-04-25 10:32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中国伟哥之父”闫永明将被引渡回国

央视《新闻1+1》昨日播出专题节目《外逃贪官,全球“公敌”!》,节目中透露,在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位列第五的“中国伟哥之父”闫永明,很有可能将被缉拿归国。

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说,本周三,中国针对100名外逃贪官向全球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在这100个当中,有一些可能是我们熟悉的名字,比说像杨秀珠,其实2005年的时候在荷兰就已经落网了,但是现在还并没有引渡遣返回来。还有像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等等。有一些名字我们是知道的,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名字我们不知道。

那么,这样的名单发出来了之后,可要知道,红色的通缉令可是级别的最高的一种通缉令,全球189个国家都会帮着你寻找他们,甚至必要的时候可能会拘捕,直至引渡。

据央视驻悉尼记者许靖透露:在新西兰有一个潜逃人员,他叫闫永明,是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曾以3.18亿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物奇圣胶囊,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在这份百名追逃名单当中位列第五,中国政府和新西兰一直对他的引渡进行在接洽协商。据了解,闫永明在今年3月份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应该在不久的将来就有可能被缉拿归国。

对于首次大规模全球通缉外逃人员,国内媒体毫无悬念的给予的高度关注。人民日报将红色通缉令的发布视为海外反腐第二战场。《新华每日电讯》评论文章则喊出了:“胆敢贪腐者,虽远必追!”的誓言。相对于国内的关注,追逃的真正战场还在海外。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说,我想用一个网络用语的话说,现在我们都在围观,因为“有图有真相”。打个比方讲如果我们丢了一个东西,我们要找他的话,我们可以打开一盏探照灯,那么现在可以说我们打开了100盏探照灯,就形成了一个聚光灯的效应。

这个效应当然会从两个方面去解读,一个方面亮出了我们海外追逃的决心、信心、底气,还有我们的自信。当然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这样的红色通缉令亮出来之后,应该说每一张红色通缉令,它都相当于是一张军令状。它既对外逃的这些贪官,产生了与日俱增的强大的心理震慑,但是它也会对我们相关的追逃部门他们的工作有更高的要求。

因为每一个通缉令,它不可能无限制的挂下去,它既是一个军令状,它也是一个责任状。这些部门它就必须要竭尽所能,应该说全天候的工作,全方位的努力,上天入地,要调动一切的积极性,要和这些国际上的同行们,也就是我们现在国内形成了一个追赃追逃的猎人联盟,那么还有一些海外的国际猎手,我们要和他们联手,打造一个国际的猎人联盟,让这些狐狸应该说无处可逃。

“中国伟哥之父”辞职后携巨款外逃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闫永明别名刘阳,根据通缉令的叙述,他拥有3个身份证号、3个护照号,可能出生于1971年6月、1969年6月或1972年10月。

据2007年6月9日出版的《新文化报》报道,1992年6月30日,闫永明和别人一起出资成立通化三利化工公司(以下简称“三利化工”),注册资本为4.6亿元人民币,其中闫永明个人占96%,成为通化乃至东北地区屈指可数的亿万富翁。这个时候的闫永明仅仅21岁。

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化东马”)是1993年2月经吉林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以吉改批[1993]第12号文批准,由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通化市特产集团总公司、通化市制药厂,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组建的股份有限公司。

据《新文化报》报道,1993年,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正进行上市之前股改,三利化工出资1000万元入股。1997年4月股票上市发行,2000年三利化工通过一系列的收购,成为第一大股东。同时,闫永明也进入公司董事会,并于一个月后被推举为董事长。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通化金马董事长任上,闫永明曾以3.18亿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物奇圣胶囊,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

上述《新文化报》报道显示,2001年,通化金马业绩直线下降,亏损额达到5.84亿元。同年10月,闫永明辞去通化金马董事长一职,后畏罪携巨款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闫永明出逃之后,中国警方、澳大利亚警方对此案的追击一直没有间断,并追回了一部分赃款。

2010年1月,通化东马公告称,2002年4月29日,吉林省公安厅对通化金马原董事长闫永明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进行立案侦查。2007年11月份,澳大利亚警方根据吉林省公安厅提供的证据材料,将闫永明转移到澳大利亚的赃款283.345857万美元返还中国。2009年12月31日,吉林省公安厅、财政厅将该笔侵占款及利息汇入通化金马,总金额为284.18897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936.17万元)。

通化金马称,三利化工尚欠通化金马5000余万元人民币。闫永明拥有三利化工96%股份,为实际控制人。


转帖到: